《国模娜娜》高清蓝光在线观看-小陈影院
国模娜娜
地区:其它
  类型:恐怖
  时间:2022-11-29 04:50
剧情简介
“呀——!”    东京东武综合医院。    斋田莉子从病床上惊醒坐起身,脸上满是恐惧神色。    “不要!”    “怎么了,莉子?”    孤门一辉慌张冲进病房,看到蜷缩着瑟瑟发抖的女友后,心疼地紧紧抱住。    “已经没事了……”    “孤门?”    斋田莉子双眼恢复焦距,崩溃般哭声躲进孤门怀里。    “我好害怕,我……”    “有我在,没事的,”孤门抓起女友手指问道,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我工作完成后就听说你住院了。”    “我也不知道,和孤门分开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……”    斋田莉子微微摇头,注意到跟在孤门后面进入房内的夏树,脑中浮现出昏暗隧道模糊画面,顿时瞳孔扩张下意识再次呼喊。    “别过来!走开!”    “别怕,莉子!”孤门抱着女友安抚道,“他是把你送来医院的高规警官,是我的朋友。”    “你好,斋田小姐,”夏树温和笑道,“我路过隧道时发现你昏倒在路边,还好没出什么大事。”    “隧道?”    斋田莉子头部传来一阵痛楚,隐藏在记忆深处的影像取代夏树身影,情绪一下子崩溃,眼眶泪水打转。    “孤门,爸爸妈妈还有隆他们好像都在隧道里出事了,呜呜。”    “隧道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”夏树解释一句,朝孤门解释道,“你们慢慢聊吧,我还要回警视厅。”    “真是太谢谢你了,高规先生。”    孤门松了口气,等夏树出门后轻轻拍打女友肩膀。    “傻瓜,你这是做噩梦了吧?不放心的话,我等会陪你回家一趟好了。”    “真的?”    斋田莉子哭出来后心情渐渐平复,想到刚才失控的模样,忽然又变得不太好意思。    “孤门要去我家?”    “不是说好了吗?”孤门一辉点头道,“莉子之前说要介绍家人给我认识。”    “是这样,那我先打个电话。”斋田莉子抹着眼泪笑道。    “好。”    孤门深呼吸一口气,既紧张又期待地扶着女友下床。    斋田莉子说要借用医院内的公用电话,正好夜袭队忽然又来了通讯,孤门一边看着女友,一边跑到楼道边上接通信号。    “我是孤门……”    “还不快点回来?!”副队长西条凪呵斥声音响起,“马上要排练战斗阵型,你要缺席吗?”    “可是我……”    孤门迟疑望向和家人有说有笑的女友。    “你怎么?”西条凪警告道,“接下来的排练你还有一次机会,如果不行的话就直接退役吧,我一直觉得你不适合这份工作!”    “我知道了。”    孤门张了张口,心底无奈叹气。    夜袭队气氛永远那么压抑,和以前在警署时候的感觉完全不同。    队长也好,副队长也好,都非常现实严苛,石堀光线平常不怎么说话,大概也只有平木诗织多少能够理解他。    不过他渐渐也喜欢上了这份工作,不像自己也被消除记忆浑浑噩噩生活。    “那个,莉子……”    “是工作吗?”莉子理解地挂断电话,鼓励孤门笑道,“快去吧,别又和上司闹矛盾了,改天再去我家也一样。”    “嗯,”孤门放松点头道,“改天我准备好礼物再去。”    ……    “和也,失踪案件以后再说吧,你爸爸特地给我打了电话……”    警视厅。    夏树忙完日常工作交接后,撇下根来和也走向停车场,忽然头顶黑影掠过,一块窗户险险砸落一步开外,玻璃碎块散落一地。    “哐当!”    夏树抬头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夜空,视线落回地面玻璃碎块。    窗户就好像凭空出现一样。    如果不是他及时停下脚步,恐怕会正好砸到头部。    “高规先生!”    后面根来和也惊声赶到现场。    “你没事吧?可恶,是哪个混蛋干这种事?!”    “安静点。”    夏树拉住暴怒冲动的根来和也,微眯着双眼感应周围。    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不可能伤到他。    谷艱
06966968次播放
83194人已点赞
79721人已收藏
明星主演
小五月
霸秀
我的长枪依在
最新评论(888+)

古吟雯

发表于31分钟前

回复 一个老汉 : “父兄,大丈夫不拘小节,我们眼看就要成功了,这个时候,可不能被威胁住。”    梁一品开口说道,这个时候付云涛要是退出的话,岂不是白忙活一场。    “梁一品,少他娘的在这里说风凉话,感情被抓的不是你儿子。”    付云涛大声嘶吼,他现在就是一天疯狗,逮谁都咬。    “一”    付清不理会发疯的付云涛,开始喊道。    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    付云涛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,直接答应了下来,正如江尘预料的那样,付云涛不敢拿自己儿子的命当赌注,他三个儿子已经废了一个,如果剩下的这两个再被杀掉,付云涛恐怕要彻底发疯。    “他娘的,这付云涛果然靠不住,就这么怂了,太上长老,咱们怎么办?”    梁一品无比郁闷的说道,付清关键时候用付云涛的两个儿子威胁,让付云涛不得不就范,但如果就这样退出的话,实在是太不甘心,毕竟那两个废物的死活,和他们梁家没有关系。    “我们梁家,要么不出手,一旦出手,就绝对不会空手而回。”    梁雄气势一震,开口说道。    此话一出,整个演武场上的气氛再一次紧张起来。    江尘暗道一声果然,眼前的场景,和自己想象的几乎一样,付家不可能就此罢手,而且,适才的战斗中,大多数都是付云涛那一脉在出力,整体实力可以说已经两败俱伤。    梁家,一直到现在都还保存着整体的实力,如今付家合源境九重天的太上长老已经是强弩之末,付家根本不足为据。    倘若不能够借此机会将付家干掉,一旦等太上长老恢复了伤势,想要再灭掉付家,就变的更加困难。    至于付云涛,这根本就是一个靠不住的家伙,既然付云涛指望不上,那就梁家自己来捷俊。    当然,付云涛还是起到了很大作用的,起码在刚才对战付家太上长老的时候,付云涛可是绝对的主力。    “所有梁家人准备,和付家决一死战。”    梁雄下达了指令,无比坚决。    “看到了吧,就算是退出了,付家的结局,依旧难以改变。”    付云涛幸灾乐祸道。    “天要亡我付家。”    “悲哀啊悲哀,我付家纵横雁城那么多年,最后竟然覆灭在了自己人的手中,何等的悲哀。”    “不甘心啊,不过付家男儿,铁血不屈,跟梁家拼了,就算是死,也要拉一两个垫背的。”    …………    一时间,付家的人情绪低落到了极点,有一些血性之人,视死如归,要和家族共存亡。    “哎!”    江尘重重叹息一声,看来,自己还是要出手了。    付清丢掉了那两个废物公子,慌张来到了江尘近前,满脸都是渴求:“江大哥,救救付家吧。”    事实上,这个时候求救江尘,在付清看来,对江尘来说无疑是一种为难。    付清知道江尘的本事,江尘能够飞行,完全可以随意逃走,远离这一场祸事,江尘虽然无所不能,但以他的实力,想要帮助付家走出困境,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 


白衣学士

发表于43小时前

回复 楚湘云: 这部《国模娜娜》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    人们可以为了利益结成同盟,但这同盟却又不堪一击。    李秉熙这位惜命的人,当初儿子被人杀了,都不曾走出25号城市报仇,如今与神代千赤联手杀李叔同,却被转手卖了。    “只剩你一个人了,”李叔同笑道:“你还有把握赢我吗?”    说话间,这位骑士半神出手大开大合,搅动的空气如波涛般流动,空中飞雪如潮汐。    却见他再次消失于世界里,再出现时已经来到李秉熙的一尊分身面前。    一拳。    仅一拳便将这尊分身击上半空。    再消失。。    再一拳,又一尊李秉熙分身被击上天空。    这鹿岛家的半神在李叔同面前,仿佛毫无还手之力似的。    李秉熙重新分出分身的速度,还没有李叔同崩解他分身快!    直到这一刻庆尘才明白,为何师父会说半神之上,比的便是个体的极限,李秉熙将力量分散看似凶猛,却在绝对的境界面前毫无作用。    如果不是之前有四只s级式神掠阵,恐怕李秉熙早就败逃了。    不对,若没有神代千赤联手,这李秉熙根本就不敢来!    不知为何,庆尘看着这一幕便是一阵振奋。    先前,神代那老乌龟与李秉熙二人围攻李叔同,要说他一点不着急肯定是假的,毕竟那是两位半神。    庆尘甚至有些愤怒。    而如今,这雪原上的式神不知为何离去,唯独剩下李秉熙,庆尘知道胜利的天平已经倾斜到了他们这边。    李秉熙的十二分身渐渐停下,李叔同也停下了,彼此陷入僵持之中。    这位鹿岛家的半神,在谨慎考虑该如何是好:“李叔同,你我今天并没有分出胜负的必要。你今天要杀的,是神代千赤。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,倒不如立刻赶去北方,与你的盟友一起杀掉他。”    “哦?”李叔同双手背在身后,笑吟吟的问道:“今日之后,再无骑士,可是你刚刚说过的话?”    “现在说这些没有用,”李秉熙冷笑道:“你真以为自己能留住我?”    “为何留不住?”李叔同笑了起来。    庆尘眼睛一亮,若师父今日能将李秉熙留下,那鹿岛便再无半神,再无定海神针!    人们常说,两位半神交手时,若有其中一人铁了心想跑,另一位是绝对无法杀死他的。    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传闻,师父似乎有十足的把握将对方留下!    这是一位刚刚晋升半神,便站在了半神食物链顶端的男人!    然而下一刻,李叔同忽然喊道:“就剩他一个了,都出来吧,揍他!”    庆尘愣了一下。    他顿时环顾四周,却见三百米开外那厚厚的积雪下方,骤然有六位陌生人钻出毫无异常的雪层。    按照积雪累积的速度,这六人怕是1天之前就已经躺在这里了。    师父这是硬生生要把半神之战,给搞成打群架啊!    难怪师父打了半天,守着这个圈子一步不退!    原来不是师徒情深,而是有人埋伏在这里!    超凡者到a级便拥有了第六感,想要躲避半神的感知,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。    这六人躲在雪下,必须不看不想不动,但凡有点异动,早就被李秉熙与神代千赤察觉到了。    这些人为了群殴半神,是专门练过的!    李叔同看到徒弟那诧异的神色,便耐心解释道:“咱们是骑士,能打群架,就尽量不要单挑……”    庆尘刚刚那豪情万丈突然熄灭了不少,但仔细一想,师父说的还真特么有道理。    而另一边,李秉熙见状便知道自己大势已去。    刹那间,十二尊分身瞬间朝十二个方向跑去,竟一点都不拖泥带水。    难怪此人有石佛之称,确实惜命!    此时此刻,那容貌各异的六个人跑过来,他们从庆尘身边经过的时候,还嘻嘻哈哈的跟庆尘打着招呼:“小老板好!”    “小老板吉祥!”    “小老板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    “小老板母子平安!”    这一声声招呼给庆尘喊得一愣一愣的……    这不正经的六名骑士信差,张牙舞爪的朝着那十二尊分身追杀过去。    李叔同回头对庆尘说道:“你也别闲着,狙他!现在打掉一个分身,他就得多修养三天,这老小子贼的很,这次未必能杀死他。但就算杀不了他,也要让他元气大伤。等到你回去后,也可以说自己是狙过半神的人了,多有意思。”    “好……好!”庆尘顿时拿出以德服人,一枪又一枪的扣动着扳机。    他只感觉这世界突然荒诞起来,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了……    只见李秉熙此时也不再顾忌半神的形象,每走一步便分出一个分身来,十二个分身立马变成二十四个,二十四个又变成四十八个,往四十八个方向逃命而去!    那六名骑士信差分散去追,可他们才刚分散,便有李秉熙的分身回来迎击,只是眨眼的功夫,便形成了六名分身围攻一人的局面。    好在李叔同及时赶到,这才帮那名骑士信差解了围。    接着,六名骑士信差不再托大,集中在一起追杀分身,六个杀一个,默契无比,稳赢不输。    庆尘觉得有些可惜,毕竟这六名骑士信差就算再厉害,对方也是半神。    那分身就算分成四十八个,也各个都有a级的实力。    追杀这种级别的分身,分散了就会有危险,不分散却效率不足。    只是庆尘刚想到这里,那些分身所逃之处,竟又有六人从积雪里钻了出来,追着一个分身厮杀过去,杀完这个,再杀下一个。    这波未平,下波又起。    新出来的六人才刚刚钻出来,更远处又有六人钻出来!   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,雪地里足足钻出来二十四个人。    要知道,这可是1天前就躲在这里的二十四个人啊!    庆尘都麻了。    他知道骑士喜欢打群架,但也没想到这群架的规模竟然这么大!    这些人,恐怕都是李叔同曾收养的孤儿,实力有高有低参差不齐,庆尘分明看到还有个d级混在人群里假装高手。    就数这货吆喝声音最大。   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……    仓促逃亡间,李秉熙也来不及分辨这些人实力高低,他只知道自己再不拿出压箱底的东西,怕是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!    却见那被追杀到仅剩的二十四具分身里,又分出二十四具来。    这二十四具不再逃离,反而朝着骑士信差们冲来。    李叔同眉头一皱:“退开。”    说话间,他挡在所有骑士信差身前,只见那二十四具分身里,其中一具分身从袖子里抽出一只巴掌大的木偶来!    木偶四肢灵活,脸上却画着诡异的微笑表情。    李叔同看到那木偶,当即面色一变:“闭眼!禁忌物ace-016!”    禁忌物ace-016,杀死目击者!    ace-016‘杀死目击者’需要被收容在完全黑暗的密封容器里。    否则,它将会选择最合适的时机,杀死一切看到过它的生物。    一旦ace-016出现,那么见过它的收容人员,将有义务疏散所有还未见过它的群众,并以自身为代价,将其引入密封容器并收容。    这是一个非常诡异的禁忌物,它甚至曾杀死过a级超凡者!    刚刚,所有骑士信差,包括庆尘都看到了它,如果没办法收容的话,它将一一追杀所有人到天涯海角,无视一切伪装与距离,也无法被控制。    那木偶从李秉熙分身手里跳了下来,并没有去杀任何人,而是第一时间想要逃离!    在禁忌物ace-016中,有一个最关键的信息:它会自己选择在最合适的时机杀人。    此时此刻有半神在场,它立刻判断出自己无法杀死任何人,所以它最该做的是逃走,然后等所有人分散后,逐一在夜晚睡觉时杀死。    如果今天让它跑了,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都要面对无休止的追杀与噩梦!    李叔同闪身过来将其抓住,可这木偶关节一扭,便以畸形的姿态从他手掌中挣脱了。    李叔同一掌将其击上天空,每一次落下都重新再击上天空,防止它有逃离的机会。    他也尝试直接摧毁这禁忌物,可不论他如何用力,那木偶都无法被损坏。    李叔同皱眉道:“李秉熙为了逃命,连如此重要的禁忌物都不要了。”    这禁忌物ace-016虽然不是最厉害的禁忌物,却是最方便阴人的,防不胜防!    连半神都会被恶心到!    不得不说,一位半神用来保命的禁忌物,总有出人意料的效果。    骑士信差们已经没了刚刚的气势,一个个鬼哭狼嚎的喊着:“老板,快想想办法,不然我们都完了!”    眼瞅着刚刚还如狼似虎的骑士信差们,这会儿一个个卖起惨来,态度转变之大,令庆尘瞠目结舌……    可是,这会儿他们上哪去找完全黑暗的容器?    此时,李叔同忽然看向南方,只见一群身披黑色斗篷的乌鸦快速跑来,他们掏出白色的火苗徽章别在自己兜帽上。    当先的四月大喊:“快把它弄到我这里来!”    李叔同找准时机将‘杀死目击者’拍向四月,而四月则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黑色的口袋,凌空便将小木偶套在了口袋里。    口袋漆黑,像是一点光线都无法穿透似的。    那小木偶在黑色口袋里挣扎了片刻,终于安静下来,四月也松了口气。    李叔同看见这一幕:“早有准备……难怪三月没来,我原以为会有半神陨落,所以才招致你们来到这里,可你们的目标却是收容它。”    说着,他皱眉望向北方:“看样子,陈余不会杀神代千赤了。”    也是,如果有半神陨落,三月一定会亲自来收容的,因为她要防着有人拿半神的尸体去‘种’禁忌物。    例如,把神代千赤的尸体埋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,然后等几十年后去墓地寻找禁忌物。    早些时候,有很多超凡者恶意‘种’禁忌物,以此来获得暴利。    一位半神析出的禁忌物,必然是s级禁忌物,安全评级也必然是‘非常危险’。    当然,在许多人眼里,禁忌裁判所评级为‘非常危险’的禁忌物,都非常有价值。    四月乖巧道:“大叔,禁忌物ace-016评级为非常危险,这种东西流落民间会有很多人倒霉的……若是不小心,说不定会造成屠城惨案,您应该非常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。”    李叔同想了想说道:“如果我不给呢?”    四月:“您这么厉害的角色,也不需要这种东西啊。”    “我可以送徒弟,还可以送徒孙,我未来会有很多徒孙,”李叔同说道。    四月脸色顿时苦了下来:“您贵为半神,应该也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姑娘吧。”    李叔同认真道:“我会。”    四月说道:“我们老板还送给李东泽一块怀表呢……”    “一码归一码,那是他们俩的事,李东泽也送她了啊,”李叔同说道。    四月叹息一声,让身后的一位乌鸦打开背包,从里面拿出两只红丝绒盒子来:“果然像老板说的那样,骑士都很难缠。这是两个评级为安全的禁忌物,跟你换禁忌物ace-016。”    李叔同笑了笑:“成交。”    庆尘看呆了,原来禁忌裁判所这里也是可以讨价还价的?!    李叔同对四月说道:“你们占了大便宜了,要不是看三月和……算了,不提这事。”    说着,这位半神随手拿了一只红色绒盒子递给庆尘:“听说你在表世界还收了一个徒弟,李恪的见面礼我给过了,这是给另一位的。”    庆尘面色一沉:“您当初送我禁忌物,可没有如此爽快。”    李叔同瞅了他一眼:“我那是怕给你惯坏了。”    “他们就不会被惯坏?李恪的实力还没有到必须佩戴禁忌物的时候呢,”庆尘不乐意了:“您不要惯坏我徒弟。”    “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,我送徒孙礼物还用问你?”    庆尘心说,这骑士在隔代亲这方面,是不是有什么诅咒啊,怎么全都是有了孙子忘了儿子?!    “对了师父,我还有个徒弟,”庆尘看着李叔同手里的另一只盒子说道。    “我怀疑你在骗我,但我没有证据,”李叔同说道。    庆尘拉着李叔同走到一边,低声说道:“是真的,这个还是阴阳师骑士。”    李叔同挑挑眉毛,怎么又来一个转职的?而且还是阴阳师。    庆尘解释道:“是一个叫神宫寺真纪的九岁小女孩,她的血液能够震慑式神,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。我将她的血液涂抹在手腕上,阴阳师死后,式神会不由自主的从我手腕钻入脑海。”    李叔同有些意外:“源氏?”    “什么源氏?”庆尘问道。    “神代家族曾经的主人,神代尝试着抹去这一段历史,但旁观者将这一切记录了下来,”李叔同说道:“这个小女孩一定要保护好,神代会为她疯狂。”


我是队长开枪

发表于80小时前

回复 就叫玄空 : “我师父是谁?”李恪疑惑,他怎么也想不到,这位姐姐竟然会突然问这个问题。    秦以以眼睛闪烁着,宛如此刻夜空中的星辰。    她是秦家人,那位至今依旧不知所踪的大伯,曾与骑士并肩作战过。    所以当李叔同刻意显露出身份后,秦家人就已经意识到,那两个曾与他们同行的中年与少年,到底是什么身份了。    这也是秦以以远走他乡的原因,她不愿意接受李叔同的馈赠,不愿意活在别人的托庇之下。    这样做可能有点任性,但是她悄悄离开家人之后,从未后悔过,哪怕她差点死在西南的大雪山里。    秦以以看向李恪,这……可能是那个少年的师弟?    不怪秦以以会有这个误会,主要是庆尘的年纪太小了,她没想过对方已经可以当师父了。    她问道:“你师父是李叔同吗?”    李恪摇摇头。。    现在还没多少人知道他师父庆尘就是骑士呢,所以李恪不想说。    大长老感觉有些奇怪:“难道是陈家章、王小九?他们已经消失好几年了。”    李恪依旧摇头:“不要再猜了,我不想说谎,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”    这时秦以以忽然愣了一下,她绕过篝火蹲在李恪面前,避着其他人的目光,蹲在地上写了一个庆字:“是他吗?”    李恪怔住了。    秦以以也怔住了,她没想到自己竟然猜到了真相,面前这个小朋友,竟是那位少年的徒弟?!    想到这里,秦以以立马摘下了小挎包,将一挎包的苹果全递给了李恪。    李恪一脸懵懵的接到手中,抱在怀里。    然后他们又看到秦以以转身看向大长老伸手。    大长老如临大敌,神情紧张起来:“干嘛?”    “给他们拿点牛肉,”秦以以说道:“大雪山里的神牛肉!”    大长老没好气道:“这玩意怎么能给外人。”    “这么冷的天气,给他吃点暖暖身子啊,”秦以以说着就对大长老旁边的火塘人招招手:“快点。”    大长老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你跟他们第一次见面,干嘛给他们这么贵重的东西啊!还有,你是火塘人啊,不要胳膊肘朝外拐啊!”    秦以以想了想说道:“我作为火塘神女,见到故人的徒弟怎么能不送点东西啊。这样,我的刀再借您用三个月,怎么样?”    大长老顿时无语了,他捏紧了腰间佩戴的长刀刀鞘。    心中甚至泛起一丝苦涩来。    那明明是他的刀,但自打神明让他把刀送给秦以以之后,他自己再想用,就得找秦以以借了……    没办法,这是神明的意思……    那名负责携带神牛肉的年轻人看了看大长老,大长老无力的挥挥手。    年轻人默默的取出一只小小的鹿皮袋,递给秦以以。    这时,其实李云镜已经反应过来了,这个女孩,是冲着庆尘才对李恪如此热情。    他感觉有点奇怪,骑士的下一代领袖,为何会和火塘扯上关系?    而且,女孩和那少年的关系,似乎并不简单。    看大长老的态度,似乎神女在火塘里的地位非常特殊。    李云镜回忆着,以前火塘也出现过神女,虽然少、虽然也很金贵,倒也不至于让大长老都如此宠溺的地步。    也就比神子的地位高一点点。    但如今这位神女的地位,可不是高一点点那么简单。    是因为神明的开示吗?    李云镜陷入沉思。    而李恪,也隐约中意识到……这位姐姐,可能跟师父的关系非常好。    不然对方怎么刚猜到自己是庆尘的徒弟,就又送苹果又送牛肉。    那自己该怎么称呼对方啊?    喊阿姨?把对方喊老了。    喊姐姐?但这样可能辈分会不对……    秦以以笑着将手里的小小鹿皮袋递给李恪:“里面总共是十片,一天只能吃一片,吃完以后就不怕冷啦。对了,见到你师父的话,就说在西南见过我就行,他不用来找我,有一天我会去找他。”    以以的感情是率真且直接的,她对庆尘从未遮掩过什么。    所以,她说会去找庆尘,那就一定会去找。    倒是一旁的大长老急眼了:“你去找一个骑士干什么?!”    秦以以感到有些奇怪:“刚才这位大叔不是说,咱们火塘不是和骑士有盟约吗,大长老您怎么对骑士如此反感?”    大长老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盟约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,而且我们火塘虽然认这个盟约,永远不伤害骑士成员,但你知道这个盟约是怎么签的吗?”。 

猜你喜欢
国模娜娜
热度
97396
点赞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