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》电视剧完整版在线观看-小陈影院
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
地区:欧洲
  类型:武侠
  时间:2022-10-07 13:09
剧情简介
老孙见江跃表情有些奇怪,笑道:“晶晶也邀请了我们仨,不过我婉拒了。”    “为什么不一块去坐坐?”    “嗨,你是知道我的。我一个小小教师,平时见到最大的官就是校长,忽然间要我去主政家吃饭,我是真上不了那个台面,我自己不自在,也怕影响大家都不自在。你柳姐也是这个意思,她说人家的家宴,我们去也不合适,显得没分没寸的。”    老孙跟江跃倒是实诚得很,并没有藏着掖着。    既然都这么说了,江跃自然不好替老孙做决定。   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,老孙和柳云芊,一个是中学老师,一个是舞蹈老师,要说大阵仗,显然是没怎么经历过的。    虽然说是家宴,可那也是主政家,大门大户总有些规矩,总有些无形的东西会让他们不自在。    哪怕你无比热情,巨大的阶层差距所带来的心理落差,这是热情无法弥补的东西。    两人说话间,夏夏奶声奶气走了过来。    “小跃哥哥,你们家好大啊。咱们玩捉迷藏好不好?”    这小丫头终究只是个幼儿园孩子,虽然经历了诡异时代,经历了诸多变故,可终究还是个孩子的心智。    江跃知道这丫头跟自己亲,倒也没有拒绝。很是认真地陪她玩了好几个回合,知道柳云芊招呼他们吃早餐这才停下。    饭后,夏夏又缠着柳云芊,要她带着参观一下道子巷别墅区。    柳云芊自然是微笑答允的。她也看出来了,江跃在这地方很受人尊重,她们在小区里走动,绝不用担心什么,更不用担心被人盘问刁难。    江跃这个名字,就是活招牌。    江跃则跟老孙凑在一起,再次讨论起夏夏的未来问题。    “江跃啊,你的意思孙老师都知道。可夏夏到底还是小了点,我实在不忍心送她去行动局接受训练。她才五六岁,我实不愿意拔苗助长。”    要说夏夏的年纪,确实是小了些,哪怕是多多那小子,也稍微大了一些,而且性格也明显勇猛强悍。    包括原来的邻居小依,都十几岁了,叶叔张姨此前不也是保护在家里?要不是江跃劝说,他们也不可能送小依去行动局。    可怜天下父母心。    但凡涉及到儿女的事,没有一个人可以保持绝对的理智。    老孙本来就不是绝对理智的人,他本就是一个感性多过理性的书生,语文老师而已。    要他眼光多长远,多讲大局,这显然也不现实。    更何况夏夏的年龄确实是小。    不说别的,生活自理都还远远做不到。    “夏夏这孩子单纯,你一直将她保护得很好。现在送去行动局是还早,但我觉得,还是有必要放手让她养成更多的自理能力,你和柳姐都不能包办太多了。这时局瞬息万变,我们不拔苗助长,但也很难按照阳光时代的节奏来成长了。该加快还是得加快一些。”    老孙当然知道江跃这是肺腑之言,善意之言。    “你说得对,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。我回头跟你柳姐好好商量一下。借这个机会,看看怎么提升一下夏夏的自主能力。”    “这个不难,只要你们愿意放手。”江跃微笑道。    他是看着夏夏出生长大,对夏夏这丫头也一直很有感情,当成自家妹妹看待。自然考虑得多一些。    但他终究不是父母,也很难替老孙拿主意做决定。    两人说话间,韩晶晶再次登门。    老孙笑呵呵的,跟个欣慰的老父亲似的主动回避,把空间留给两个年轻人。    “你身体恢复了吧?”韩晶晶美眸里流淌的竟是关切之意。    “完全没问题了。”    “那就好啊,对了,孙老师跟你说了吧?今天中午,可不许拒绝哦!”    “你爸这么快就稳住局面了?竟就有时间搞家宴庆功么?”    “他再忙,吃个饭的时间还能没有啊?再说了,他不能没良心啊,得好好答谢你这个大功臣不是?”    “过了过了,我就是做了些小事,要不是你爸运筹帷幄,搬到救兵,也改变不了大局。”    “不,我爸亲口说的,能打开局面,你的功劳占七成。你就是那破局的关键一步。”韩晶晶语气充满幸福和自豪。    显然,她老子夸江跃,比夸她听着还兴奋。    江跃一笑置之,对此倒没有特别看重。他所做的那一切,从来就不是为了博得谁的褒奖。    韩晶晶似乎也看出江跃对这些东西看的比较淡薄,倒也知趣地没有继续叨叨下去,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开。    两人有最多共同话题的,自然还是扬帆中学的人和事。    经过前晚跟巨人那一场苦战,韩晶晶也越发明白,自己现在所谓的那些觉醒数据,真的只是好看而已,实战能力确实差距太大。    韩晶晶嚷嚷着要让江跃传授她战斗技巧。    江跃倒也没有矜持,将自己的一些经验和技巧都毫不藏私地分享给了韩晶晶。    当然,经验技巧是一回事,实战能否发挥出来,又绝对是另外一回事了。    韩晶晶大概也是受到了一些刺激,对此事抱有极大热情。    江跃自然是耐心之极。    不知不觉间,就快到了午饭的点。    韩晶晶一看手表,伸了伸舌头:“差点聊忘了,快去快去。我爸妈还好说,可别叫我大伯和三叔他们挑理了。”    “你大伯和三叔?”江跃眉头微微一皱。    这个之前韩晶晶可没提到过啊。    还以为只是小规模的家宴,没想到竟是大家族的家宴?    而且老韩家的基业重心并不在星城,怎么韩晶晶的大伯和三叔这些人都跑到星城来了?    韩晶晶有些心虚地笑道:“江跃,这次可能会有各种七大姑八大舅的,要是他们言语上有什么让你不高兴的地方,你可不可以看我面子,别跟他们计较了?”    “这么大范围的家宴,我去真的合适么?”江跃之前没有拒绝,这时候反而觉得有点不太情愿了。    要说小范围的家宴,韩晶晶的父母他都见过,彼此之间也不是初次打交道。    可要是涉及到叔伯姑舅这些关系,那可就复杂多了。    哪怕是达官贵人家族,谁也不能保证就没几个极品亲戚。    韩晶晶这时候打这预防针,可不会是亲戚当中有那种极品吧?
46007715次播放
95017人已点赞
69428人已收藏
明星主演
射洪市
时泽梦舟.QD
迈克米尔斯
最新评论(888+)

肉兔大魔王

发表于12分钟前

回复 峰流 : “王雪舞,你现在长能耐了,居然帮着外人欺负你表妹?你把我这个当妈的又置于何地!”刁玉兰气坏了,这个女儿简直是胳膊肘往外拐。  王雪舞把赵婕的胳膊很狠地耸到了一边,一脸无奈道:“妈,北辰是我老公,也是您的女婿,要论外人,也应该是赵婕吧?”  王雪舞感觉这老妈简直有点拎不清啊,居然把女婿当外人!  “行,我是外人是吧?”赵婕频频点头。  “大姨,我算是看明白了,我才是多余的,我走还不行吗!”  赵婕气呼呼的,咬牙切齿地瞪了江北辰一眼,转身朝外边跑去。  “哎,小婕,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县里吗?”刁玉兰连忙喊了一句,但这会儿赵婕已经跑出去了。  “好啊,我也看明白了,在这家里我也是外人,要不,我也走吧!”  刁玉兰作势也要走,连忙被王雪舞拉住了,“妈,你这是干什么,有完没完啊!”  “没完!”刁玉兰嘶喊道,如同泼妇一般:“反正今天你自己看着办吧,要你老公,还是要妈?反正这个家里,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!”  “玉兰,你够了!”王伯仁忽然呵斥一句。  毕竟是一家之主,平时不轻易动怒,这一发起火来,娘俩都跟着颤抖了一下。  “王伯仁,你,你居然敢吼我?”刁玉兰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,脸色委屈到了极点。  “玉兰,别闹了好不好,今天你爸寿宴,你们父女这么多年没见了,何必为了这些琐事耽误了时辰!”王伯仁语气缓和了一些。  刁玉兰这才回过神来,对啊,差点把大事忘了。连忙擦了擦眼泪,“好,不闹就不闹,但是今天我父亲过寿,我就要你那副大老虎!”  “玉兰,我不是说了吗?那副画收藏价值太高了,不行,这绝对不行!”王伯仁连连摆手,要他的画,还不如要他命呢!  “你不给?好!那我今天不活了我,我要离家出走,我要去跳江!”刁玉兰挂上小包就要往外走,一哭二闹三上吊那套,又使出来了。  “好了好了好了!你回来!”王伯仁一脸无奈,果真是拿这婆娘没辙。  “怎么,这下答应了?”刁玉兰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,这招果真是屡试不爽。  王伯仁想了想,“这样吧,刚刚徐家那小子送来一副八骏全图,徐悲鸿的,把这个送给你爸做寿礼吧!”  “而且你爸属马的,送马最合适不过!”王伯仁连忙又补了一句。  反正女婿说了,那画跟自己相冲,不如做个顺水人情,送给自己的老丈人了。  “真的,徐悲鸿的八骏全图?”刁玉兰连忙擦了擦眼泪,毕竟她刚才也看到,徐天成拿的画轴进来的,而且以徐家的实力,还不至于送一副假画,当下自然是欣喜若狂。  “北辰啊,去把画拿来吧,咱们收拾一下,准备出发!”王伯仁摇了摇头无奈说道。  江北辰点了点头,转身上楼拿画。  十分钟后,一家人开着劳斯莱斯出发了。  一路上,刁玉兰捧着画轴,心中激动不已。  老父亲最喜欢字画了,拿到这幅画,一定会欣喜若狂的。  介时,她还可以在一干姐妹中心炫耀一番。  毕竟现在女儿可是荣鼎的董事长,整个云山数一数二的大企业。今天宴会上,她绝对会母凭女贵,把一干亲戚都比下去。  刁玉兰原本就是虚荣心很强的人,那种众星捧月的画面,想想就激动的不行!  一个小时后,一家人终于来到了云山县。” 


天街小风

发表于25小时前

回复 爆更小熊猫: 这部《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》第213章谁更狂傲?    刘晋宇想要动,但那一剑,已经消耗掉了他浑身气力。    纵然是华夏绝世天骄,也不过是人,人力终有尽时,他也不例外。    他眸光注视着任萌,这个他相处五年的女子。    世人如何看他,刘晋宇都不曾在乎,但这个女子的一颦一笑,却足以动他心神。    为了她,他不惜与君家反目,不惜背下背恩忘德的名声,与君家撕毁婚约。    但这一刻,刘晋宇似乎觉得,自己好像要失去了什么。    女子复杂的表情和目光,证明了这一点。    任萌的心思的确复杂到了极点,她生性良善,所以才会在五年前将受伤的刘晋宇救下,但她现在似乎明白,自己一直深深喜欢的人,居然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。    她不懂得什么生死之争,她只知道杀人是犯法的。    “我该怎么做?”任萌的心中一片茫然,一直以来的信念动摇了。    她不是君无双这样的女子,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温婉良善的女人。    一笑泯往事?能么?    当她看到自己心爱的男子另外一幕,心痛?或许有的,心冷?或许也有。    所以,任萌没有说话,哪怕一句。    但这样的态度,却让刘晋宇有些万念俱灰。    “你为什么带她来?”刘晋宇的语气很冷,甚至有一股杀意。    秦轩对于刘晋宇的杀意不予置否,何况,对方并没有这个能力。    “那你觉得,她应该什么时候了解事实?”秦轩声音平静,“你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命,你并没有这个资格。”    “她早晚都会知道,那不妨看一看,她的选择。”    秦轩目光平静,心中却有着别样的心思。    或许,这两人就仿佛像是自己与莫清莲,不得不承认,秦轩对于莫清莲的确没有半点想法,但他知道那个女子对他的情意,但两个人身处的世界相差太远,就和刘晋宇与任萌一样。    那么……他们会如何去选?    秦轩好奇,人心最难测,尤其是爱情这种感情。    大道三千,他皆可得,唯有人心,纵然如他,也不敢断言。    刘晋宇低眉,喃喃道:“选择么?”    两人的一言一语倒是谈的很好,但被忽视的肯多与布鲁德则是早已经怒火熊熊。    身为血修士伯爵,他们居然被无视了?    无视!    这比给他们一个耳光还要让他们难受,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,如此狂妄的态度更让他们难以忍受。    所以,肯多动了,这不是比武,谈不上什么动手前还要警告一声。    生死之中,死了就死了,谁还会在乎偷袭?    肯多猩红的眸子变得幽森,注视着秦轩的身影。他心中怒火让他做出了一个决定,他要告诉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子,无视高贵的肯多伯爵,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。    空气微微扭曲,甚至连影子都不曾有。    肯多的速度已经超越音速,这短短不足百米的距离,仅仅是一瞬的时间,他便出现在了秦轩的身前。    十指如刀,他自负的没有展开异能,因为,这青年明显不是先天,先天之力,他见过,从黑王和宁紫阳的身上,显然,这个青年并没有。    但很快,他的脸色变了,因为他的身躯停在了半空中。    一指刚好落在了他的身前,他寒光奕奕的指甲距离这青年不足一公分,但却在这青年的一指下无法寸进半步。    “怎么可能?”肯多心中凝重,浑身力量爆发,想要寸进。    但这一指却稳如泰山,甚至连黑王都惊住了,脑海中不由闪过一个问题。


岁末之秋

发表于66小时前

回复 T二娘 : 第271章第十个徒弟    此刻。    北仙域,中央仙域,某处隐秘至极的大殿之中。    恐怖的圣道法则缠绕,恍若无上圣者的居所,超然脱俗,似乎俯瞰天下苍生!    大殿悬浮于空中,在其周围,乃是各种错乱、恐怖的时空碎片。    无数的时空碎片叠加于大殿周围,让此地成为了近乎隐秘的存在,不可推演,不可查找,不可探视!    此刻,在大殿之中,一尊身上穿着白色麻袍的老者,仙风道骨,恍如世外天人。    只是,他的气息却十分不稳定,脸色有些苍白!    “这世间,怎么会有这样的诡异……仅仅是攻击了他构造通道而已,居然让我圣元几乎崩裂……道伤难愈!”    他喃喃着!    ——正是他,在时空长河中动了手脚。    让人族与坐标的联系,短暂被切断。    但最终却有神秘存在,为人族构建出一条道路。    他轰击之下,居然更是重重反噬了自己。    如果不是隔着各种错乱的时空,恐怕自己会死吧?    老者的脸上,此刻都还有些后怕!    “我任天,证道天人之法为圣多年,从未受过如此重创!”    他喃喃着!    他,乃是天人族的一尊古圣者!    名为,任天!    “上一圣道纪元末,我并未进入隐秘之地,而是藏于时空之中,等待时机,所以可以从外部出手……那条同道,显然也是外部的强者为之构建的!”    任天思索着!    ——隐秘之地乃是真正的隐秘。    恐怖如那些可以轻易毁灭一个圣道纪元、让圣帝都喋血的祸乱者,都无法推演。    同样的,在隐秘之地中的存在,也无法对外出手。    所以,纵然人族七脉中,肯定有活着的恐怖老辈强者,但是面对他从外断绝归途的阴谋,人族根本无计可施才对。    但是,他没想到,会出现那么一条通道!    “看来,人族当年也留了后手,还有一两尊老不死活在隐秘之地外?圣人?圣君?总之,不可能是大圣!”    他笃定地开口!    “‘七帝图’有变,速速聚集!”    就在此刻,一道浑然道音忽然响起。    任天脸色一变!    他立即启动大阵,而后直接从原地消失了!    仿佛渡过了许许多多的时空,他重新出现在另一处神秘之地的宫殿中。    在神秘宫殿中,有着很多光团,每个光团中,都隐藏着一尊强者。    任天进入此地之后,他身上也多了一团光束,是白色的。    白色的光束,代表的圣人!    而此刻,处在上首的,乃是一尊青色光团的强者。    那,意味着一尊圣君!    任天行了一礼。    “方才,七帝图有变数!”    “七尊人族圣帝中的某一位,气机在世间重现了!”    首座的圣君,淡漠开口!    闻言,场中数尊白色光团中的存在,都是吃惊不已。    “合力推演!”    一声道音落下。    任天和其他人,都是全力以赴!    在大殿中,浮现一张残图!    那张残图中,似乎有着几道旷古烁今的人影般,但是看不真切!    在诸多强者的合力之下。    那张残图之上,居然缓缓出现了一缕白雾。    “诡异!”    瞬间,众人都是惊呼!    “白雾在北……某尊人族圣帝的坟墓,应该就在北仙域!”    上首,圣君冷冰开口,道:    “我等,全部闭关,哪怕是用千年的时光为代价,也一定要推演出具体的位置!”    他高声开口!    “遵命!”    ……    不久后。    苏白浅终于出现在了小山村外。    她鼓起勇气,进入了小山村。    “哎,姑娘,你怎么回来了?”    正在路边摆着破碗乞讨的冥天北,看到了她,顿时意外地开口。    苏白浅上前,道:    “大叔……谢谢您,这是您借给我的宝瓶,现在还给您。”    闻言,冥天北倒是有些意外。    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    他发问。    他自己亲手捡起来的垃圾,他太清楚了,这瓷瓶,可是真正的宝物啊。    如果拿出去,血戈魔君恐怕会提着粪叉争抢的那种!    “知道,这是一件真正的宝物,可以轻松杀鸿蒙修者。”    苏白浅道。    “知道你还送回来??”    冥天北更加意外。    “正是因为知道,才要送回来。”    苏白浅开口,将瓷瓶放在了冥天北的身前,道:    “谢谢大叔,白浅告辞了。”    她转身准备离去了。    “等一下。”    冥天北却是开口,叫住了她,忽然脸上露出了一抹有些古怪的神色,道:    “那个,那个你有没有,有没有一些特殊的嗜好??”    古怪的嗜好?    这什么话啊……    苏白浅脸上立即微微一红,道:    “没,没有。”    “真的没有吗?好好想想,如果有,或许你能留下呢!”    冥天北疯狂暗示!    苏白浅越听,越觉得有些荒谬啊。    这大叔……难不成是想带自己捡垃圾??    她难为情道:    “大叔……我,我是学炼药的,我没有捡垃圾的习惯,也不会垃圾分类……”    闻言,冥天北却是眼中一亮。    他一把抓住了苏白浅的手,激动地道:    “会炼药还捡什么垃圾啊!来来来,我看你心地善良,豁出去了,为你求一桩机缘去!”    苏白浅一脸懵逼,被他拉着往村里走!    ……    此刻。    小院中。    李凡惬意地喝着茶。    弟子们在做着各自的事情。    紫菱和南风回来之后,让其余的众人都是一阵震惊,因为,她们进入了圣引境界!。 

猜你喜欢
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
热度
97396
点赞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