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人生感言适合发朋友圈 最精辟人生感悟短》蓝光原盘在线观看-小陈影院
人生感言适合发朋友圈 最精辟人生感悟短
地区:泰国
  类型:冒险
  时间:2022-08-07 16:55
剧情简介
“禁酒令的核心只是针对国内的生产和运输问题,如果想要回避,并非做不到。”        坐在沙发上林奇摇晃着酒杯,杯中的金色的液体在冰块之间来回的流转,他谈起这个法令时并没有太在意。        整个社会都对禁酒令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和茫然,特别是工人阶级。        有人认为联邦酒精饮料的消费主力人群是高端客户,是那些毫不犹豫可以买一瓶几百块钱的酒然后用于分享的社会高层。        那么真实的答案,一定会让他们对这个世界产生困惑!        因为真正的消费群体,从一开始,到现在,都是社会的中下层。        那种廉价的酒精饮料固然很便宜,利润率也比高端酒低了不少,但它们的量大!        同样一个令人诧异乃至震惊的尝试,联邦每年最大的酒精饮料消费来自于工人工会!        是的,他们才是真正销售酒水的第一梯队,并且远超第二名!        很多酿酒公司和工人工会都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,一些中小企业甚至需要依赖工人工会才能生存。        因为工人工会有全联邦规模最大的“饮酒会”,工人俱乐部!        工人俱乐部提供廉价的酒水饮料和各种小吃,是工人阶级主要的放松的地方。        他们可以花上一两块钱在这里买一杯酒,买一点炸薯角之类的,和朋友们聊上一会。        他们不需要急着回家,差不多喝得有些晕乎乎的,面红耳赤的,八点多回家也很正常。        全联邦所有的工人阶级,都在工人工会消费过,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有习惯性的消费,他们才是消费的核心!        然后才是各种廉价的酒吧,脱衣舞酒吧之类的地方。        一瓶九块九的酒可能利润只有四五块钱,但它是按吨销售。        那些上百块一瓶的好酒利润可能有六七十块,它一天全国能销售掉一千瓶就算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。        加上联邦社会的上层,顶层,有些人乐忠于自己酿酒,所以真正的市场还是那些廉价的酒水。        现在工人工会也不允许贩卖酒水了,这对养成了“下班喝一杯再回家”的工人们来说,简直就是暴击!        他们游行,示威,效果都不是很好。        联邦政府给了人们一个适应的过渡,同时也没有堵死这个口子。        销售需要有牌照,其次销售的酒水不能来自于国内。        这是特鲁曼先生和他的幕僚们讨论出来的结果,他们没办法一刀切的不给工人阶级任何酒精饮料,这显然不可能。        但他们能够控制这个过程,让他们从每天都喝,变得少喝一点,然后偶尔喝喝,到最后不喝。        做法也很简单,提高酒类的销售价格,同时把酒精类饮料列入特殊征税名录里。        高税高价,经营者为了牟求利益,以前可能只要一块钱就能买到一大杯的啤酒,现在都要两三块钱甚至更多。        久而久之,承担不起的昂贵价格,自然会让他们戒除饮酒的习惯。        格林兄弟在禁酒令颁布之后的第一时间就来见林奇,酒水饮料的高利润也是所有帮派,组织的重要资金来源。        联邦是一个相对趋向于稳定的社会,帮派的资金不可能一直来自于帮派之间的战争或者其他恶性犯罪,比如说绑架有钱人什么的。        这种事情偶尔做一下也许还行,不可能总是发生,所以绝大多数帮派都会通过那些高利润的违法但不完全犯罪的方式,来获得经营资金。        像是组织应召女郎,偷偷往国内运送一些违禁品,贩卖黑枪之类的。        以前贩卖酒水是合法行为,但现在它居然也违法了,这也意味着它的收益更高!        格林兄弟已经走在洗白的路上,他们想要请教一下林奇,这个生意,以后怎么做,以及想要问问林奇有没有办法弄到牌照。        两个年轻人虽然有各自的优点,也有能力,但对这个世界,他们了解得还不够透彻。        林奇抿了一口杯中的美酒,“我们要把这件事拆分成为两个部分,第一个部分是合法的部分,也就是从境外进口和运输。”        “禁酒令只是不允许国内继续酿酒,但没有禁止我们从国外进口,这些来自国外的酒水可以正常入境,如果你们有完税单,也可以正常运输。”        “第二部分,则是不合法的部分,也是你们刚才提及的有关于牌照的部分。”        “你们可以合法的进口,运输,储存这些进口酒,但我建议你们,如果想要获得更多的利润,要么散给其他人去卖,要么就自己‘偷偷’卖!”
89810785次播放
18548人已点赞
78915人已收藏
明星主演
四块方糖
麻辣烫论英雄
夏氏笑笑生
最新评论(888+)

哀伤的鲍鱼

发表于09分钟前

回复 风无痕 : 抚了抚之后,什么都没发生。    他只能又抚了抚,结果还是老样子。    他还不知道,这提升资质的技能并没有特效。    其他弟子也很意外。    罗远没提升境界啊,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。    掌门装逼向来都是无往不利的,难道这次居然失手了?    英明神武的掌门……应该不会吧?    大家现在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?    每个人都有小尴尬了。    单泰反应最快,第一个出来为城哥挽回颜面。    “哈哈,没什么,掌门只是跟大家开个玩笑。”    其他人也得到了提示一样,纷纷挽尊。    “对对对,掌门就是戏耍一下罗师兄。”    “看看罗师兄,还当真了呢。”    然而紧接着,罗远本人突然跳了起来。    “我,我的根骨好像变好了!”    他一边仔细感知,一边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。    “是真的,我现在每次能转化的灵力比刚才多了至少一倍。”    “绝对没错了!”    “掌门刚刚提升了我的资质啊!”    “哈哈哈,我成了真正的天才!”    他兴奋得手舞足蹈,脸都快笑歪了,修炼之人又有几个不想变成天才的。    只是这种事实在太难太罕见了。    面对他那兴奋中还带着点疑问的眼神,城哥点了点头。    “没错,本掌门又用了点仙术。”    “从此你的修炼速度能更快了。”    他暗暗擦了擦汗,还好,系统果然还是靠谱的,没有丢哥的脸。    再次检测罗远,发现他在系统眼中的价值果然增加了。    之前罗远灵台境升一个小境界,只有500分,现在能有2200分了。    虽然不是他想的那样十倍十倍的涨,也已经非常可观了。    以后再给他提升到四等资质,估摸着就有七八千分了。    到时候,他也能成为挣分大户。    “谢谢掌门,谢谢掌门,你辛苦了……”    罗远激动无比,都热泪盈眶了。    他压力大啊。    从前飞仙门有大批内门弟子外门弟子,他这个真传弟子是很拔尖的。    现在飞仙门最低就是真传弟子,三代之中还出了林宁唐茹这样的后起之秀。    林宁都已经超过他了,假以时日,他这个长老被更多人超过也不奇怪。    想到那颜面无光的一幕,他哪能毫无感触。    然而资质天赋这种东西是天注定的,他也没那逆天改命的能力。    现在姜城这一提升,他这资质已经不次于当初八云殿的凌逸了,又哪能不激动。    莫尘原本还老神在在的在旁边微笑旁观呢。    作为仙人,他见多识广,最近看着这群小辈,心态还是很超然的。    此时他再也超然不了了。    仙魂一探,罗远的根骨真的被改变了。    毫无花假,不是错觉!    “这,掌门,您是如何做到的?”    他又是震惊,又是茫然。    这事就发生在他眼前,由不得他不信。    “我不是说了嘛,仙术啊。”    莫尘有点懵:“可我没听过有这种仙术啊……”    更何况,你也不是仙人啊。    姜城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老莫,你要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道理啊,难道你能知道所有仙术不成?”” 


萌萌人

发表于73小时前

回复 发呆真好: 这部《人生感言适合发朋友圈 最精辟人生感悟短》(ps:三更,今天还有一更补昨天的,顺便说一句,今天春节,真的让人很是难过,看到武汉,看到全国,估计这是我出生以来,最让人难过的一个春节了。)  吴明的身体破碎,吴明的思想破碎,吴明的真灵……  吴明的真灵还保持着最后的清醒,那是一种最后的执念,就是所谓的不甘罢了,这其实已经无甚大用。  我们人类,只是害虫吗?  我们人类,本不该存在这个世界吗?  我们人类,对于这个宇宙来说,是入侵的病毒吗?  若真是如此,如此多的死亡,如此多的牺牲,如此多的期待,如此多的展望与憧憬……这么做,又有什么意义呢?  神啊,如果真有超越在上,真正的至高无上的神灵啊,请告诉我,请告诉我们,我们人类…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?  或许……是没有意义吧……  吴明看过了那一切的信息,那留存在最初之人尸体上的信息,看到了过往的隐秘,看到了人类的来历,他终于知道,为什么自己从洪荒大陆去到外位面时,会看到的那无数破碎文明情景了,那不是未来的人类文明……而是不知道多少多少多少亿万年之前的人类文明……  人类……是不该出现的……  在这一刻,吴明仿佛有了这样的认知,而这个认知一出现,他自己看不到的,旁人也看不到的,甚至几乎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一层光芒就自他身上开始脱离,随着这层光芒的脱离,吴明脑海中的初代主神空间开始了颤抖,开始了不稳,开始了……脱离……  这立刻就影响到了正在修复吴明的光柱,这光柱开始出现了不稳,出现了一些闪断,甚至开始出现了类似剥离一样的情形……  由此,吴明的身体开始在众多圣位的攻击中渐渐消散……  就在这时,从吴明眉心识海中,一根毛笔凭空而现,这毛笔出现的瞬间就开始了消散,它为吴明抵御了周边圣位们的齐攻,同时,这毛笔开始勾勒什么东西,只是这毛笔上的墨并不是黑色,而是血色,无边的血色……  吴明眼中似乎有了一些神采,那是血色,无边无际的血色……  等,等一下……  吴明忽然间想到了什么,血色,无边无际的血色……人类的血色气运!??  等一下,这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劲,没错,最初之人,人类的来历,人类带着原罪,人类是上个纪元的古老入侵者,这些都可以从最初之人哪里得到合理的答案,唯一一个无法解答的……人类的血色气运!!!  没错,在吴明所知道的正统修真理论中,其实有着类似的假设与解释,正统修真的理论中,是将一次多元宇宙的生灭定义为纪元,这是比时代,比什么什么历更加久远得多的一个时间系数,其时间之长甚至不可估量,有些非正统修真者认为,一个无量量劫就是一个纪元,但这种计数在正统修真中是不被认可的。  决定一个多元宇宙纪元的长短有许多因素,首要的自然是多元宇宙本身的质与量,体量其实是最为关键的因素之一,其次是这个多元宇宙的发展顺利度,以及对抗负面多元的实力度等等,在正统修真者们的计算中,最为不顺,最为弱小的多元宇宙,可能一个纪元连一个无量量劫都没有,但若是强大的,发展最为顺遂的多元宇宙,其一个纪元的持续时间可能是十个百个无量量劫都有可能。  当然了,这一切都只是理论值,毕竟正统修真者们没可能熬过纪元之数,或者说,没有任何生命能够熬过纪元之数,那怕是理论上的终极都不可能,因为理论上的终极就是自身的体量等同于多元宇宙本身,这是质与量的极限理论值,连终极都不可能熬过去,所以这些都只是理论值,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验证的理论值。  正统修真者们对多元宇宙的模型中,几乎没有任何办法让任何东西跨越纪元,包括一个字节的信息都不可能,因为多元宇宙的生灭,是连终极都熬不过去的终极湮灭,而若跨越纪元,在正统修真者的多元宇宙模型中,只有一种可能性存在,那就是超脱……  超脱终极之上,超脱一切之上,超脱出去,度过彼岸之类的形容词……但这些依然是理论,而且是最狂妄的理论。  当然了,并不是说正统修真者的多元宇宙模型就是绝对的真理,这是无可验证的东西,其中错漏百出也是有可能的,因为一切都只是单靠计算与解析得到的结果,所以吴明在之前看到最初之人的视野时,他并没有怀疑人类不是来自上一个纪元,因为这是多元宇宙本身给出的答案。  但是这其中就有了唯一的一个无法解释的情况……血色气运!!!  没错,从表面上来看,人类不存在任何气运,所以才会被天地标记,所以才会因为杀了这个纪元的生物而染上罪孽,先不说那些异人之类,他们算不算人类还是两说,就说人类没有任何气运,这是正常的,因为人类若真是上一个纪元的生命,那么他们就不会被天地世界万物所承认。  气运是什么?气运其实是生命与世界的接触中,产生的一种可能性,或者说绝对性,换言之,所有的气运都必须依托世界才可行,比如某个生命是一个位面的主角,那么他的气运其实就来源于这个位面,而一个生命是多元宇宙的亲子,那么他的气运就来源于多元宇宙本身,如此种种。  而人类是不该有气运的,若人类真是上个纪元的生命,那么人类本身就不会被多元宇宙所认可,换言之,除非人类连同上一个纪元的位面或者世界,一同来到这个纪元,然后由那个位面或者世界提供气运,否则人类本质上是会如同病毒一样被灭杀,然后一点气运都不会有的,当然了,即便有上个纪元的位面或者世界,从理论上来说,除非将上个纪元的多元宇宙整体带来,不然一样会被这个纪元的多元宇宙一同灭杀,因为体量的差距太大太大了。  既然如此,那么人类的血色气运又是如何来的!?  不要说什么人类无穷量的死亡所累积,即便是可以累积,但是累积在哪里?  累积在这个多元宇宙中?那直接就被消灭没了。  累积在洪荒大陆上?说得好像洪荒大陆不是多元宇宙的范围一样……  那么问题就来了,血色气运……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!?  吴明支撑起了身体,他眼中渐渐有了光彩,而初代主神也稳定了下来,治愈他的光柱也同样稳定了下来,而随着吴明站立而起,那毛笔也停止了挥舞血色,它冲吴明微微点了点,接着就向着那圣位的集火攻击扑去,这毛笔拼着消失前最后挥舞了一下,在虚无中刻印出了一个复杂的符文来。  吴明看到这个符文,立刻就知晓了其含义。  “开!”  一瞬间,所有圣位的集火攻击立时洞开,吴明就看到孔宣五色神光在空中乱扫,而他自身也化为了一只巨大无比的孔雀飞舞天际,在其周边,恐神单独一人被十多名圣位围攻,看那样子已经是岌岌可危。  在地面上,数名圣位正在清扫吴明的部队,眼下已经有数百万人死在了圣位的清场之下。  “呵呵……”  吴明一声冷笑,直接操控初代主神毁灭刻印其上的财富女神等圣位的圣道,就这一下,财富女神等圣位立刻从空间中穿透而出,这几名圣位看都不敢看吴明一眼,直接扑向了那几名清场的圣位。  “暂且留你们一命。”吴明冷笑,然后他就大声喊道:“李铭,立诛仙剑阵,保护本阵,本阵人员……”  “出击!!!杀,非我军列,全杀!!!”  吴明的话音出现,顿时,被打懵了的军团们立刻就振奋起来,吴明是他们的全部主心骨,刚刚吴明被集火攻击,所有人都是吓懵了一般,这时吴明无事脱出,所有人才立刻振奋了起来开始还击。  “恐神,回归本阵!!!”  吴明继续大喊道:“孔宣,随我冲入不周山内!!!”  说话吼叫中,吴明已经率先向着那不周山直冲而去,紧随其后,孔宣根本不管不顾任何攻击,只是五色神光乱刷,护持着吴明就冲向了正在快速缩小的不周山。  吴明现在已经感应不到不周山了,很显然,他对不周山的机缘已经被夺取,不但被夺取,那个名为干的人类还抛给了他一大堆的负面思想,让他知道人类是这个世界的害虫……  “害虫又他妈怎么样!??”  “老子们即便是上个纪元的人类后代又如何!??”  “这天地仇视我们人类,这天地想要灭杀我们人类,那好,就把这天地给打破,把这多元给打服就好了!!!”  “传说中有盘古开天地,现在没盘古,那我就来开了这天地!!!”  吴明大声吼着,极是不甘,用尽全力向着前方猛冲,而在那前方,一头苍色巨龙与一头金色凤凰正在对战,一只巨大无比的怪形虫与几名高阶圣位在纠缠,更还有诸多高阶圣位向着不周山猛冲,但是都彼此纠缠不休,再往上看,就看到一古钟与一双惨败惨绿的双剑交错战斗,那双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一划之间空间时间都腐烂毁灭,光是看到就让人觉得遍体发凉,不过依然被这古钟压着在打。  另有一玉书,一龟壳,正被一红,一白,一青,一黑,四色围着攻击,这四色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,居然是压着玉书与龟壳在打。  “……果然,你们都暗地里复活了,等到这时吗?还有那罗怎么不出来!?莫不是还想要偷袭?”  从天顶上就有声音传来,这声音响彻天地,如同雷霆,吴明光是听到就让耳膜爆碎,不得不再启主神修复。  没人回答这个声音,各处战斗依然在继续,忽然这时,从那不周山最核心处,就有一日一月升腾而起,随着这日月升腾,忽然间就有一个巨人从不周山下方站立了起来,这巨人奇大无比,仿佛可以顶天立地,浑身肌肉纠结,一升腾起来,这巨人立刻将手向那日月抓去。  “尔敢!!!”  那古钟这时忽然抛开了双剑,向着那巨人直撞而去,其后双剑急速追赶,与此同时,在这古钟前方就有一小小油灯出现,这油灯上燃着黑白双色的火焰,与这古钟狠狠一撞,天地间都猛的一颤,这古钟顿时就被阻挡了一瞬,其后双剑冲上,将天地切割为了惨败惨绿二色,如同罗网一般将古钟笼罩在了其中。


黔北一草民

发表于19小时前

回复 凌七七 : 看样子,这些人应该就是村子里的村民。    只不过现在他们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好,一个个闭着眼睛躺在草席上,一动不动的。    不问可知,这就是上沙村已经中毒的村民,上沙村如此小心谨慎的防范着外人,大概也是不希望自己村里的情况,被其他人知道。    现在上沙村的青壮年十有八九都已经这副状态了,万一被心怀叵测的人趁机来趁火打劫,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    偶尔有几个妇女在其中走动,似乎是在照顾这些人。    看样子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中了毒,还有一些侥幸没有中毒的人。   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,最终由易文出面,拒绝了老村长邀请他们歇脚奉茶的招待。    现在情况比较紧急,三人希望尽快的看一下这些村民的具体情况,也好及早的作出应对方案。    喝茶什么的,实在是没有心情。    但老村长的心情明显有些忐忑,他很局促,而且不安,对于上沙村发生的这些事情,老村长愁的直搓脸。    在面对三人的时候,唯唯诺诺,根本不知如何是好。    “老村长,想必杞儿已经和你说过了,我们是真火堂的弟子,来这里也是接了真火堂的任务。”    “这个任务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,你放心,你们村的事情,我们一定会负责到底的。如果我们办不了,我们也会回真火堂求助的。”    老村长听了易文的话,又看了易文给他出示的真火堂的令牌,立刻就相信了三人的话。    毕竟三人是来自大门派,老村长心下稍安。    再次邀请三人去他家小坐,还招呼着杞儿给三人奉茶。    顾远摆摆手说:“老村长,你就不用客气了,我们眼下也不渴,咱们还是先谈正事吧。”    易文点点头说:“不错,现在是解救村民的事情要紧,还请老村长为我们讲一讲,贵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    老村长也点点头,吩咐了其他村民一下,带着顾远几人往一边走过去。    三人跟着老村长来到祠堂边上,一间没有村民躺着的小屋。    满面愁容的老村长坐在凳子上,为三人细细说起上沙村中毒事件的始末。    按照老村长的说法,村里第一个出现中毒症状的人,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了。    当时,大家都以为这是个例。    毕竟上沙村比较偏僻,而且到处都是山林,以前也发生过中毒的情况,大家都没有太在意。    谁知道,在之后的日子里,村民接二连三都中了毒。    没过多久,除了杞儿等几个外出到天水镇谋生的年轻人没有中毒之外,其余的村民都相继中了毒。    村子里请遍了附近的大夫,可谁都不知道这毒是哪里来了,也没有办法把这奇怪的毒给解了。    唯一还让大家放心的,就是这毒药性不是很强烈。    中了毒的人,并不会马上致死。    只是在中毒之后,中毒者会慢慢变得手脚无力,浑身发软。    村长现在,也是这种情况。    直到十天前,村里出现了第一批因为毒发身亡的人。    这才引起了村里人的恐慌,大家都把这毒当成了瘟疫,争相往外跑。    老村长为了全村着想,只能是把所有中毒的人都集中到村祠堂里来集中看管照顾。。 

猜你喜欢
人生感言适合发朋友圈 最精辟人生感悟短
热度
97396
点赞

友情链接: